宅男社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89|回復: 0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 1

[複製鏈接]

22

主題

22

帖子

24

積分

實習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4
發表於 2019-5-20 17:11:0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 1
在我的记忆里,我爸的形象总是很模糊。我爸是干工地的,一年到头也只有
过年才回家,虽然每次回家都给我带很多好东西回来,但现在的我,无论再怎么
仔细想,也想不起他的面孔了。我只记得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有一年过完春节,
我爸出门了,从那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

    后来长大了点,我妈才告诉我,我爸在工地上被什么楼上的机器掉下来砸死
了,那个年代,工地出点事很正常。后来同村的我爸的工友给我妈带回来一笔钱,
说是工地那边赔的。我妈拿着这笔钱到城里买了套房子,那个时候房价还不贵,
一个两室一厅的小房子也花不了多少钱,赔的钱刚好够,好像还剩了一点。

    我小学毕业,要上初中了,我妈就带着我一起搬去了城里的房子住,也带我
去城里的中学报了名。

    我妈叫柳微,她是读过中专的,学的会计。后来她就在城里找了个会计的工
作,是一家小公司,一个月大概两三千块钱。我妈就是靠着这一个月的两三千块
钱,给我缴的学费,供我读书,还要供家里的水电气费的开支,生活过得很难。
我也很懂事,知道自己家里条件不好,所以学习也特别认真,中考的时候直接考
上了城里最好的高中。

    但是考上之后我才知道,最好的高中,学费也很高。我把这件事给我妈说了
之后,我妈说:「凡凡,你别考虑这些事情,妈妈不论怎样也会供你考上大学的,
你只管把书读好。 」后来我妈凭着她出众的业务能力,从之前的那家小公司跳槽
到了我们这里的一家大公司,工资也涨了,家里的生活也才开始不那么拮据了。

    上了高中,我一心想的是好好读书,将来考个好大学来回报妈妈。可是,事
情不会总是那么一帆风顺。后来回想起来,一切都从我上高中的那一刻起,发生
了变化。

    那是一次期中的数学考试,对于成绩一直都不错的我来说当然是没什么难度。
试卷一发下来我就开始聚精会神地写,写了一会儿,我感到后背有什么东西在顶
我,转过头去一看,是坐在我后面的杨虎,他看我转过头来,就指了指自己的试
卷,示意我把答案给他抄一下,而我则是不屑地把头转了回来,继续做我的题。

    即使是再好的学校、再好的班级,班里也总会有那么几个成绩不好、也不爱
学习,还喜欢捣乱的学生,而这个杨虎就是其中之一。

    听说他是个富二代,家里老爸是开公司的大老板,而他每天在学校里上课就
是玩,一下课就和一帮狐朋狗友跑到厕所吸烟,还经常打架斗殴,在学校里好多
人都叫他虎哥,听说还跟外面的社会青年有染。而我向来是不喜欢跟这种人接触
的,他混社会的怎么了?考试让我给他抄我就得给他抄吗?带着这样的想法,我
并没有给他看我的答案。直到考试结束他都没再用笔戳我了。

    考试结束后,老师抱着一摞收好的试卷走出教室,而我也从考试的紧张氛围
中解脱了出来,我长舒一口气,正准备起身去教室外活动活动,却发现身旁突然
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是杨虎。

    「李凡,我操你妈!」杨虎大吼一声,便一拳向我脸上打来。他身高有一米
八,力量也不小,我结结实实挨了这一拳,顿时觉得眼冒金星,说不出话来。我
踉踉跄跄地起身,潜意识里准备向他还击,还未出手,鼻子上又挨了一记重拳,
于是我又被打得瘫坐在椅子上。此时我感到鼻子里一股暖流传来,一缕鼻血顺着
我的鼻子流了出来。

    杨虎并没有停手,接连不断地一拳又一拳向我打来,边打边骂我:「你跟老
子装你妈的逼呢?让你给老子抄一下答案,你还不理老子!我杨虎在这个学校这
么久,还从没有谁敢拒绝老子! 」

    我现在其实根本听不太清他在说什么,他的拳头接二连三地打在我的脑袋上,
我流着鼻血,眼睛也肿了,脑袋里一直都是「嗡嗡嗡」的声音。班里本来吵闹的
同学也都安静了下来,都看着我被杨虎暴打,却没有一个人上来帮我。这倒也不
奇怪,我本来平时就不爱说话,人缘也一般,除了成绩好点,其他一无是处。而
杨虎是富二代,不仅有钱,还是混社会的,学校里没人敢惹他。之前我一心只管
自己学习,跟他井水不犯河水,而现在,我终于知道所谓混社会的学生,是真的
不好惹。

    我感觉时间过得特别慢,杨虎打我像打了一个世纪那么久,终于,班里其他
几个同学可能是看我被打得太可怜了,过来把杨虎拉住了,嘴里念叨着:「虎哥,
虎哥,算了,出出气完事儿了,万一把他打出问题就不好了。 」

    「打出问题又怎么了?就是卸他一条胳膊老子也赔得起!」杨虎大吼着,不
过手上的动作却是停了下来,「操他妈的,他还跟老子装逼呢。」周围几个人为
了稳住他,连忙应声道:「是是是,虎哥,消消气,消消气。」

    我听着杨虎对我的侮辱,眼泪也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毕竟也是要面子的,
但眼泪实在是止不住,我借着杨虎被他们拉住的空隙,抹着泪冲出了教室,想去
顶楼天台大哭一场……

    我一路跑着,鼻血和眼泪混着从脸上流了下来,嘴里一股咸咸的味道。周围
的同学,认识我的、不认识我的,看我都是一副躲闪的神态,可能我这种样子确
实很奇怪吧。原本老实巴交的我,因为被杨虎如此羞辱,可能马上也会在全校出
名了。

    我来到顶楼的天台,靠着栏杆,拿出纸巾想要收拾一下,就在这时,我看到
天台另一角,有一男一女正在激吻。男的长得有点黑,但是也相当壮,虽然没有
杨虎那么高,但比我还是高一点的。而女的扎着马尾,穿着短裙,一双细长的腿
露在外面,踮着脚搂着那个男的亲吻着。

    那男的一手搂着女的的腰,另一只手肆无忌惮地伸进那女生的短裙里,大力
地揉捏着她的屁股。我看着眼前这一幕,越看越觉得这俩人眼熟。我再仔细一看,
这男的正是隔壁班的何强,经常和杨虎走在一路,是他的小弟;而这女的,却是
我们班的孙倩!我的脑子又是「嗡」地一声响。

    孙倩是我认为我们班长得最好看的女生,也是我暗恋的女神。当然,我知道
自己家里的条件,是配不上她的,我也不敢癞蛤蟆吃天鹅肉,只敢在心里默默地
关注她。她的成绩也很好,为了引起她的注意,我更加努力学习,只想给她留下
一个深刻的印象。后来,终于有一天,孙倩来问我数学题了!我还记得她对我笑,
我装作一本正经地给她讲这道题怎么做,她听明白后还夸我真聪明。虽然这已经
是上学期的事情了,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而这一切美好的幻想,在这一刻都被打碎了。我心中高贵圣洁的女神孙倩,
却跟着杨虎的小弟何强搂抱在一起,而且被何强随意亵玩却沉醉其中,我的幻想
破灭了。而更可笑的是,我现在这副鼻青脸肿的样子,也被孙倩看见,我的屈辱
更是雪上加霜。

    他俩也看见我了。孙倩看到有人来了,连忙轻手拍打着何强,何强也收回了
自己的双手,他看了看我,转过头去对孙倩说:「这小子不是你们班的李凡嘛?」
也许我现在这副样子确实难以让人第一眼认出来,孙倩看了好几眼才确认是我,
她正想向我走来,却被何强一把拉住:「别去了,他这样子,肯定是被虎哥打的,
回头我去问问虎哥。 」孙倩也不再坚持,跟着何强从另一边走下了天台。

    今天注定是我人生中最屈辱的一天,被杨虎当着全班人的面暴打,又在天台
被心目中的女神看见我的这副丑态,我觉得自己真是可悲啊!为什么?为什么我
的命运这么悲惨!

    我一直哭,一直哭,哭了也不知多久,眼泪终于流干了,我用纸擦拭着泪痕
和血迹,看着太阳都快要沉到西边去了,我这才意识到已经放学了。无论如何,
我一定要报这个仇!回家的路上,我一边走着,一边思考着自己的复仇计划……

    回到家中,妈妈已经下班了,正在厨房做晚饭。为了不让妈妈发现我的异常,
我赶紧跑去卫生间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妈妈看到我说:「凡凡,赶紧收拾一
下,准备吃晚饭了。 」我正要说好,却还是被妈妈发现了我眼睛上肿了一块。

    「哎呀,你脸上怎么肿了?」妈妈惊讶地凑过来,用手摸着我的脸。没想到
还是被妈妈发现了,我只好说是我自己在学校摔了一跤。但妈妈还是一眼就看穿
了:「是不是跟人在外面打架了?」我还是不承认,妈妈倒也不再追问,只让我
在沙发上坐好,她取来一瓶酒精,凑近我的脸,用棉签沾着酒精给我擦拭着。

    「嘶……」酒精一沾到脸上肿起来的地方,我就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妈妈一
边说让我忍一忍,一边细心地涂抹。我的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暖流,还是妈妈好啊。
虽然我在学校受了这么多的委屈,但至少我还有妈妈,回到家中,我就是妈妈的
掌中宝。

    妈妈凑近脸给我擦药,在近距离的观察下,我才发现妈妈的皮肤最近好像变
好了,我记得我们刚搬到城里来的时候,妈妈的脸总是黄黄的,但现在却白里透
着红。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妈妈眼角的鱼尾纹也没有了,整个脸看起来根本不
像是一个中年女人。看来在城里生活就是好啊,难怪城里人看起来总是比农村人
年轻。

    在我的坚强忍耐下,妈妈总算给我擦完了。她收起酒精,拉着我的手,说道:
「凡凡,你一向都是很乖的,在学校就好好学习,不要去惹事,知道吗?」一听
到「惹事」两个字,我又想起了被杨虎殴打的屈辱。我这算惹事吗?我只是没给
他抄试卷,他就把我打得这么惨。我心里又升起了一股委屈,嘴上向妈妈辩解道:
「妈,我没有。」妈妈也不再多问,起身道:「没有就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嘛。赶紧收拾一下,吃饭了。 」

    我来到餐桌坐下,妈妈把菜一个个从厨房端出来,我才发现,今天的晚餐竟
然这么丰盛。妈妈给我炖了一条大鱼,还做了红烧肉,还有在外面买的卤菜,这
些都是我最爱吃的。但是我知道,妈妈的工资并不高,所以这些大鱼大肉平时也
很少吃,我便问道:「妈妈,今天怎么这么多好菜呀。」妈妈笑了笑:「公司这
个月给妈妈发了一笔奖金,喜欢就多吃点,妈妈以后多给你弄好吃的。 」我高兴
地说好,便大快朵颐起来。

    看来妈妈的工作越来越顺利了,家里以后肯定也会越来越好,我暗自下定决
心,一​​定要更加努力学习,挣大钱,以后让妈妈过更好的日子。但在这之前,我
和杨虎的事情,必须做个了断……

    晚上躺在床上,我一直在思考要怎么报仇。明天是星期六,这个周末,我被
打的事情一定会传遍整个学校,如果我不在星期一找回面子,那么我直到高中毕
业,都将在学校抬不起头来。但是,我要怎么做呢?论单打独斗,我肯定不是杨
虎的对手,他长得比我高、比我壮,还比我会打架;论群殴就更别提了,杨虎随
随便便就能叫来一大群人,而我就不用说了,根本叫不来人。没办法,只能……

    第二天中午,我吃过午饭,跟妈妈说出去和同学玩,便离开了家。我来到大
街上,逛了几圈,找到一家户外用品专卖店。我在店里挑了一把弹簧刀,付款买
下了。这把刀不算很大,能轻松放进裤兜或藏在袖子里,拿在手上有点重量,刀
柄上还有个小按钮,一按,锋利的刀刃就会弹出来,我很满意,心里想着星期一
就靠它来报仇了。我一看时间还早,于是跑到家附近的网吧打了会儿游戏才回家。

    到家已经是晚上六点了,妈妈居然没在家,可能是出去买菜了吧。我坐在沙
发上,拿出我的弹簧刀,细细把玩。我一边爱不释手地抚摸着小刀,一边在脑海
里排练着星期一到校的场面。能不能夺回尊严,就看这一战了。

    毕竟对于杨虎这种混混,报警是没用的。警察只会觉得是小孩子打架,然后
推给学校解决。而找学校就更没用了,学校只会和稀泥,把两边的家长找来,然
后给记个过就完事儿了。而我根本不想让这件事被妈妈知道。而且杨虎这种学生,
每年都给学校缴一大笔赞助费,说不定学校根本不会为难他。所以,这件事只能
靠我自己解决了。

    奇怪了,过了这么久妈妈还没回来,我的肚子都有些饿了。按理说,今天是
周末,妈妈又不上班。平时周末,妈妈都是在家里看电视、做家务这些,最多出
去买个菜,今天怎么现在还没回家呢?我拿出手机给妈妈打了一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多声,妈妈才接通。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声明:本讨论区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本讨论区受到「即时上载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上载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手机版|小黑屋|宅男社区  

GMT+8, 2019-8-22 12:33 , Processed in 0.04064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