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社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276|回復: 0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 2

[複製鏈接]

22

主題

22

帖子

24

積分

實習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4
發表於 2019-5-20 17:11:44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妈妈和同学的秘密 2
「喂,儿子啊。」

    「妈妈,你在哪儿,怎么还没回家呢?」

    「哦,妈妈在公司加班,有点忙,可能要晚一点才回来,嗯……」

    「那晚饭……」

    「冰箱里有剩菜,你拿出来热一热吧,妈妈这边有点忙,先挂了啊。」

    还没等我接话,妈妈就把电话挂了。看来妈妈确实很忙,我听着电话那头,
妈妈的声音有些急促,可能工作确实忙不过来了才会加班到现在。没办法,只好
自己做饭了。

    当我把菜热好吃了,再把碗洗干净,这样一套流程下来,我才发觉做饭洗碗
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虽然出身农村,但从小家务基本都是妈妈在做,我只管好
好读书,所以很少做家务。但当自己切身体会过后,才发觉这其中的艰辛。

    我又想到妈妈几十年如一日地照顾我,不仅要上班挣钱,回家还要洗衣做饭,
我顿时感觉妈妈真的太不容易了。而且,妈妈现在还在外面加班。我想,趁这个
机会,帮妈妈分担一些家务吧,我看到洗衣机旁已经放了一堆妈妈还没来得及洗
的衣物。

    我将这些衣物一件件放入洗衣机,到最后,我看到放在最下面的妈妈的内衣。
我这才发现,妈妈的内衣也太性感了吧?我拿起妈妈的胸罩,胸罩是黑色的,上
面还有蕾丝的花纹。同样的,还有妈妈的内裤也是黑色的,也有着蕾丝花纹,一
看就是成套的。像这种内衣,我只在电视广告和商场里的内衣店里见过,而且价
格还不便宜。妈妈什么时候买的这么性感的内衣呢?

    我还记得小时候,挂在房檐下的妈妈的胸罩就是普普通通的白色胸罩,内裤
也是普通的棉质内裤,并没有电视广告上那种各式各样的花纹、颜色。妈妈什么
时候换的这些性感内衣呢?

    将这些放入洗衣机,我又拿起一团黑色的东西,是一条黑色丝袜。丝袜拿在
手上滑滑的,还很轻。以前我只在外面看到过别的女人穿丝袜,从没见妈妈穿过。
妈妈怎么会有丝袜呢?还是黑色的。

    不过我又转念一想,我平时上学,妈妈要上班。每天当我回家的时候妈妈就
已经下班了,在家里都穿的居家服。我还真没发现妈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时尚了。

    妈妈回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我看到妈妈脸上有些绯红,一脸疲惫的
样子。看来妈妈工作确实很辛苦啊。但更让我引起注意的,是妈妈的一身黑色连
衣裙,修长的双腿被黑色丝袜包裹着,脚上踩着一双细高跟,手上拿着一个黑色
小包。这真是颠覆了我对妈妈平时的印象,我简直都看傻了。

    「怎么了,凡凡,妈妈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妈妈看我盯着她不说话,边换
鞋边问。

    「哦,不是。妈妈你怎么加班加这么晚呀。」

    「公司那边临时有点事,你吃过饭了吗?」

    「吃过了。」

    妈妈进屋把包放进了卧室,随后出来说:「那快去睡觉吧,时候不早了。妈
妈有点累了,冲个澡也准备睡了。 」

    我总觉得妈妈今天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哪里奇怪,只好默默回房间睡觉了。

    转眼间就到了星期一,我一走进教室,虽然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但
我总还是感觉大家看我的眼神有些不一样,也许是心理作用?杨虎根本就没有正
眼看我,一直在跟他那几个狐朋狗友吹牛聊天。这样也好,趁他没有防备,到时
候打他一个措手不及。我坐在座位上,把手放进裤子包里,确认着我的弹簧刀安
然无恙。

    这一节课可以说是我上得最度日如年的一节课了,老师在讲些什么完全不清
楚,我的心里只想着下课要找回尊严。终于,下课铃响了。一下课,杨虎他们就
离开了教室。我知道他去了哪里,他肯定和他的狐朋狗友们去厕所抽烟了。厕所
一直都是他们的地盘,一到下课,那里面就烟雾缭绕。

    我来到厕所,人很多,他们一堆人果然在里面抽烟,边抽烟边吹牛。不过,
现在下课人太多,还不是时候,因为到时候打起来,如果被谁告了老师,那就麻
烦了,我可不想被请家长。我知道他们这群人,不到打上课铃是不会走的,所以
我不急。我不动声色地站在厕所门口,把刀藏在袖子里,假装在玩手机,实则是
要等快上课了,再去找杨虎算账。而杨虎此时还不知道等待他的到底是什么,还
在厕所里闲聊。

    「虎哥,这周末我又发现一个新会所,真他妈刺激,要不今晚去玩玩?」是
何强的声音。

    「玩什么啊玩,没兴趣。」

    「卧槽,这你都没兴趣?那里面学生、白领、少妇,什么都有。你不是最喜
欢少妇了吗? 」

    「你虎哥我有免费的不日,去日你那个收费的?」

    「什么?虎哥,你在哪儿泡的?带出来给我们也操一下啊。」

    「你操个屁。我可是花了一个月才把她泡到手的,有空带出来给你们看看,
记得叫大嫂啊。 」

    「牛逼啊,虎哥,什么少妇能让你花一个月才泡到啊。」

    「嘿嘿,那骚货是我爸公司的员工,我那次去找我爸,一眼就看上她了,后
来搞到了她的电话号码,加了微信,一步一步才搞到手的。 」杨虎沾沾自喜地说:
「刚开始对我不理不睬的,我就疯狂给她发红包,后来慢慢约出来逛街,请她吃
饭,就在上周末,终于把她上啦! 」

    「是个良家呀,虎哥牛逼!怎么样,操起来爽不爽?」

    「你还别说,那骚货的逼是真的紧,跟外面的完全不一样。我那天直接开着
我爸的奔驰到她家楼下,约她出来。你们都知道,我喜欢丝袜高跟,我就让她穿,
她开始在微信里说不穿,结果上车的时候,还是乖乖的穿了黑丝高跟,我操,我
就喜欢这种。然后我就带到酒店,直奔主题。她还有个儿子呢,也是上高中,要
不是她说,我还真不信。我就边干她,边让她接她儿子的电话。 」

    听着杨虎在厕所里说的那些污言秽语,我实在是没耐心再等下去了。再次确
认了藏在袖子里的弹簧刀,我直接走进了厕所……

    杨虎看到我走进来,根本没有在意,依然在跟他们聊天。倒是一旁的何强对
着我上下打量着。

    我定了定神,打断了还在讲话的杨虎:「杨虎!」

    听到我的声音,杨虎才转过头来对着我:「是李凡啊,什么事?」

    他一脸不解的表情,那样子就好像上周打我的事情完全不存在似的。我也不
废话,从袖子里抽出了我的弹簧刀,握在手中,说道:「我们之间的事情是时候
解决了。 」

    杨虎看到我拿出刀,旋即脸色一沉,一脚向我胸口踹来,完全不给我反应的
机会。他的力道真的很大,我只感觉胸口一痛,身体控制不住地向后倒。只是一
瞬间,我就躺在了地上,手上的弹簧刀也滑落了。

    「打个架还动刀子?是不是男人?」杨虎站在我旁边,又是一脚狠狠踹在我
脸上。刚才的痛还没缓解,现在躺在地上又被踹了一脚。本来想靠这把弹簧刀找
回尊严,结果连刀子还没用上就被打翻在地。这下,我是真的在学校抬不起头了。

    杨虎靠在墙上,悠闲地点上一根烟,挥了挥手,说道:「兄弟们,这回是他
来惹咱们,帮我教训教训他。 」

    一旁看戏的何强和其他几个人,听到杨虎的命令,立即冲过来对我拳打脚踢。
我只好蜷缩着身体,抱着头,不敢反抗。心里想的只有后悔,为什么要来报什么
仇、为什么要来惹他们?想靠一把刀就在他们这里找回面子,我还是太幼稚了。

    终于,上课铃响了,他们的拳打脚踢终于也停了下来。杨虎走过来,捡起一
旁的弹簧刀,在我眼前晃了晃,说:「这把刀,没收了。是男人,就堂堂正正来
找我打架,我杨虎随时奉陪! 」

    看着他们大摇大摆走出厕所,躺在地上的我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屈辱、愤怒、
悲哀,心里真的是五味杂陈。我慢慢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又到洗手台洗了
把脸,才回到教室。

    接下来的一段日子相当平淡,虽然杨虎那帮人没有说什么,但大家都知道我
惹到了杨虎,没人愿意因为接近我而得罪杨虎,所以也没人主动和我说话。在班
上,我变得更加沉默寡言。我每天都重复着上学、放学的生活,直到那次开运动
会。

    运动会那几天不上课,只需要每天上午下午到学校报到一下就行了。那天下
午到学校报道之后,班里的同学参加项目的参加项目,其他的人要么去给别人加
油,要么就去网吧上网,都是三五成群,只有我孤零零一人。我在操场上看了会
儿别人的比赛,也觉得无聊,就打算回家了。

    回到家里,我看到地毯上摆着一双妈妈的黑色高跟鞋。不对呀?现在才三点
多,妈妈今天下班怎么这么早?紧接着又看到旁边还有一双AJ球鞋,我更加疑惑
了,这双鞋在我们学校很流行,但肯定不是我的,因为妈妈不会给我买这么贵的
鞋子。

    客厅里没人,我百思不得其解。紧接着,只听到妈妈房间里传来窸窸窣窣的
声音。我的第一反应是家里不会进贼了吧?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妈妈房间门口,右
手已经拿出手机按了110三个数字。我把妈妈房间的门轻轻推开一条小缝,只
要看到有小偷,我就立刻按下电话号码。而接下来看到的场景,让我大吃一惊。
映入我眼帘的,并不是小偷。

    只见妈妈躺在床上,除了一只小腿上还缠着一截褪下来的连裤袜,高挑纤细
的身体一丝不挂。一个健壮的男人正压在妈妈身上,他的鸡巴已经深深地插入了
妈妈的小穴之中,还不断地向里面顶着。这个男人每顶一次,妈妈就忍不住轻哼
一声,虽然声音已相当克制,但妈妈还是叫了出来。

    这一幕对我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妈妈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崩溃了。我定
了定神,又细细往里面看了看,才发现,这个男人不正是杨虎吗?越看越像,虽
然只看得到他的背部,但我几乎可以肯定这就是我们班的杨虎!

    杨虎把妈妈压在身下,一边插着妈妈的穴,一边伸手大力地拍打妈妈的屁股。
妈妈疼得「啊」地叫了一声。杨虎说:「微微,今天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能在
你家干你,刺不刺激? 」

    妈妈已经被杨虎干得有些话都说不清楚了,小声应道:「嗯……嗯……刺激
……」

    微微?杨虎竟然叫我妈妈微微?为什么?为什么妈妈竟然会被一个跟她儿子
差不多大的人干,还叫着这么甜腻的称呼?我呆呆地站在门口,一时不知道该做
些什么。我的理智告诉我,我现在应该立刻推门而入,但身体却不听使唤。看着
眼前发生的一幕,我的下面不自觉地勃起了,而且胀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大。

    看到妈妈被杨虎干,我兴奋了。我不由自主地褪下裤子,开始打手枪。

    杨虎依然对着妈妈的小穴抽插着,他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大,妈
妈终于是忍不住,双手环抱着杨虎的腰,大声地叫了起来。

    「啊……啊……啊……你的……太大了……我好疼……」

    杨虎不理会妈妈的叫声,反而更是加大了力度,每一次都似乎要顶到妈妈的
花芯里。妈妈的整个脸庞都被沾着香汗的凌乱秀发遮蔽了,杨虎腾出手,拨开妈
妈的秀发,露出妈妈温润的脸庞。

    「微微,你好美……」杨虎一边干着妈妈,一边说。妈妈被杨虎大力地干着,
没有睁开眼,她的脸上布满了汗水。

    杨虎继续这样持续干了妈妈十来分钟,终于,伴随着妈妈的一声尖叫,她的
脸上瞬间迎来一片潮红,妈妈达到了高潮。

    「啊……我……我不行了……我要被你操死了……啊……」

    妈妈的淫水随着高潮,从小穴里喷涌而出,冲击着杨虎的龟头。杨虎也停了
下来,喘着粗气,享受着妈妈淫水的滋润。而站在门外偷看的我,也在这一刻射
了出来……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声明:本讨论区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本讨论区受到「即时上载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上载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手机版|小黑屋|宅男社区  

GMT+8, 2019-8-22 12:34 , Processed in 0.040277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