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男社区

 找回密碼
 立即註冊
查看: 325|回復: 0

无奈的昼颜妻 1

[複製鏈接]

13

主題

18

帖子

20

積分

實習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積分
20
發表於 2019-5-22 15:08:06 | 顯示全部樓層 |閱讀模式


无奈的昼颜妻 1
1
晨光熹微,惠风和畅,又是美好的一天呐。

  不大的车厢内,已经坐得满满当当,有的人在叽叽喳喳说话,在车内的中排
靠窗位置有一位身穿职业装的年轻俏丽女性靠着座椅假寐。

  这位年轻女性正是我的妻子欣儿,我和欣儿去年刚刚结束了三年的爱情长跑
步入婚姻殿堂,本应是你侬我侬的甜蜜时刻,无奈工作上要强的欣儿参加了他们
公司组织的基层干部培养计划,需要进行封闭式住校培训半年时间,为了参加这
个培训,欣儿一再对我撒娇保证待培训一结束就答应我的造人大计。拗不过娇妻
的我只得答应了欣儿的请求,预备接受接下来半年的分居生活。在分别的前一晚
,我偷偷的吃了一片蓝色小药丸,与欣儿缠绵到半夜才满足的揽着娇妻进入梦乡
,我想欣儿应该也是满足的。

  第二天一大早欣儿就起床了,而我因为昨夜的疯狂还赖在床上不肯起来。仔
细的梳洗换装后,欣儿来到了我的床前跟我道别「老公,我走啦,你在家要乖乖
的哦,要记得每天想我」

  我睁开惺忪的双眼,印入眼帘的是一个典型的职业女性:上身宽松的白色雪
纺衬衫,通透的衬衫下隐约可以看到黑色的文胸,俯身看我时两只36c大白兔
若隐若现。下身穿着的黑色的洋装短裙,短裙刚好能包住她的翘臀,裙子上什至
能淡淡的看出内裤勒出的痕迹,修长的美腿套着亮黑色超薄长筒丝袜,脚蹬白

  色的高跟鞋。一头秀里的长发垂到腰间,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六边形粉框
眼镜,配上她的柳叶眉,看起来那么令人惊艳的美丽,却也透着几分冷傲。眉宇
之间略显几分疲色,看来妻子这是昨晚也被我折腾的够呛导致没睡饱,看着妻子
这具诱人犯罪的娇躯,我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经过一夜征伐的鸡吧又有了抬头的
趋势,刚想要抱住欣儿再亲热一番的时候,欣儿看了一眼手表:老公,我要来不
及了,你接着睡吧,我安顿好了就给你打电话。说罢急匆匆的开门出去了,听着
妻子的高跟鞋有节奏的扣出「咯嗒、咯嗒」的声音逐渐远去,我翻了个身继续睡
去了,在梦里继续重温与妻子的甜蜜。 。 。 。

  视线回到车上

  「还有同志没到的吗?」司机问。

  一个乘客回答:「好像……缺个王强。」

  欣儿眉头一皱,心里荡起一丝不悦。

  这个王强怎么回事?去学习培训还迟到,让满满一车子同事等你。

  就在此,只听一句「来了」,接着一个大型丑汉越进车中,大模大样地寻找
着座位。

  这辆车为普通办事员准备的,一个座位一个人,王强最后一个到,哪里还有
可供挑选的作为呢?

  然而蛇有蛇路,鼠有鼠道,还真让王强找到一个座位。

  王强道:「哎,让一让。」

  讨厌的声音响起,让欣儿忍不住睁开美眸,因为王强正站在她身旁。欣儿所
坐的位置是靠近过道,而王强挑选的位置正在过道另一侧,它已经被张成占据。

  真是讨厌鬼!

  欣儿腹诽一句,就扭过头去,王强身上浓浓的烟味让她作呕。

  张成道:「后面不是有位置吗?」

  嘿嘿一笑,王强攥住张成衣领道:「那个位置太好了,我坐不了,只能请您
坐了。 」说是请,王强直接把张成提溜起来了。张成想反抗,眼睛一瞧王强丑陋
狰狞的脸,也自认倒霉,嘀咕着坐到后面。

  各方坐定,随着司机一声令下,中巴车像苏醒的巨兽,开始缓缓动弹起来。

  车厢内吵闹依旧,说话的、玩手机的、嗑瓜子的,总之乱糟糟的,一定都不
像车厢,反倒是进了菜市场。

  沉郁的空气、嘈杂的吵闹,让本来就睡眠困难的欣儿心惶惶的。

  「来,给你个苹果。」

  虽然知道王强是在叫自己,欣儿玉耳紧闭,当做没听见。哪曾想,王强不由
分说,直接把湿漉漉的苹果扔到欣儿身上。

  「干嘛你?」欣儿叫起来,像踩了尾巴的猫一样。

  一声尖叫,让车厢的空气瞬间冻结。

  王强无辜道:「好心给你个苹果,不吃就不吃嘛,叫什么呢?」

  众目睽睽之下,欣儿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态,瞬间大囧,的确是自己反应有点
过激了。她拿起湿湿的苹果,扔给王强,淡淡的说道:「谢谢,谢谢你的好意,
我真的不想吃水果。 」

  其实欣儿有一句话没说,这种次等的红富士,她家的狗都不吃。

  王强不以为忤,那张丑陋的脸还是乐嗬嗬的。

  有这个小插曲之后,没几秒车厢再次成了菜市场,好似每个人都有了上百张
嘴巴一样,场面更乱,声音更杂了。

  心乱如麻的欣儿呢喃道:「都是数鸭子的吗?说话都跟机关枪似的,烦死…
…」

  「都别叨逼叨!」王强吼了一声道:「我要睡觉了,都给我闭嘴!」

  还真别说,王强神厌鬼憎的家伙一吼,还真管用,所有人都瞬间封住了嘴巴
,整个车厢里落针可闻。

  外界的和谐也让欣儿心情平缓,渐渐沉入梦想。

  而后面的张成心中不忿道:「神气什么?穷鬼一个,谁愿意搭理你呀。」这
话张成也就心里说说,在现实中他可不敢。

  王强人高马大的,在单位出了名的刺头,别说嗬斥同事了,顶撞上司对他来
说都是家常便饭。按理说王强应该早就被单位扫地出门了,可是王强不贪污、不
吃回扣,没人能拿到他的把柄。

  所以王强这个异类,反而了单位里的一号人物。

  没人敢惹,也没人搭理的人物。

  众人以为王强都睡了,而王强则目光炯炯盯着进入梦乡的欣儿。

  黑发如瀑,白雪凝肤。

  眼似凌水之素波,眉如垂山之青黛。

  桃蕊淡妆红脸,樱珠青黛点绛唇。

  好一个,国色天香的佳人。

  在欣儿刚进入公司的时候,王强就注意到了这个大美女,献过好一阵子殷勤
,可是这个美女对自己一直是冷冷淡淡的不放在眼里,更是在去年跟男朋友举办
了婚礼,听说她老公还是个富二代,人长的也很帅,这让王强心里十分的不平衡
「男人帅有什么用,有钱有什么用,胯下这杆枪才是男人的本钱」

  王强对自己的本钱十分有自信,虽然明面上公司里人人都厌恶他,但是背地
里公司许多单身美女甚至已婚的少妇都或情愿或被迫的沦陷在他的胯下。

  王强目光贪婪,三角眼如两条湿润滑腻的舌头,舔舐着欣儿每一寸每一缕,
从馥香的秀发到晶莹的脸蛋,从浑圆的胸部到平坦的小腹……

  王强咧嘴一笑:小骚货,看你这次往哪逃?结婚了又怎么样?结婚了才能知
道男人的妙处,你不是看不起我么,这次非要给你的王八老公带个绿帽「

  睡梦中的欣儿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恶人盯上了,而这次培训之旅也将成为她
人生的转折点……

  中巴车走得很快,奔驰在公路上蜿蜒向前,飞驰电掣将一切都抛在身后。在
王强一吼之后,车厢也甚是宁静,不久大多数人都进入悠长的梦乡。

  不知道何时,车停了下来,显然是已经达到目的地了。

  所有人鱼贯而出,睁开朦胧的双眼,望着模糊的地方。这就是欣儿和王强进
修的地方,听说是培训干部的地方,据说要在这里培训将近半年。

  学校不错,翠鸟翩飞、绿树倚墙,端是一个好地方。王强抬头看着前方黑压
压的人物,咧着笑了,对他来说这更是个好地方。

  」所有人都站到队伍,看看你们这是什么样子! 「一声嗬斥,让所有人打个
冷颤,就连最皮的王强都缩了缩脑袋。

  不是王强怂了,实在是这老娘们太厉害。杨华,公司主抓纪律的副书记,一
个脸冷若寒冰,实在是冷酷无情。

  」都站好! 「

  杨华又是一声,乱糟糟的众人瞬间乖得跟兔子一样,列成两排。

  在公司你管,在这你还管? !

  王强腹诽不已,他才不像跟小学生一样煞笔似的站在那里。可是见杨华目光
一扫,他心头一跳,也跟三孙子似的乖乖站好。

  众人站定,与门卫交接之后,开始徐徐往前走。

  站在队伍最后面王强心里开始腻歪了,杨华这老娘们有点厉害呀,难怪能一
进公司就把那些刺头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可是王强接下来又犯愁了,这老娘们要是这么管着,自己该怎么勾搭嫩得跟
水似的欣儿呢?

  好不容逮住一个机会,眼看被人搅和了,王强越想越愁,越愁越想,一张本
来就丑打得脸现在跟苦瓜似的。

  」王强,你上哪去? ! 「

  被人一喊,王强一愣,转头一看,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更队伍走岔了。队伍
往东,他往西,要是没人叫住,指不定偏到哪里去了。

  众目睽睽之下出了丑,王强瞬间大囧,飞似得跑了过来,滑稽的模样惹得众
人爆笑。

  等到入队,杨华冷冰冰道:」你能不能注意点?这是干部学校,在这里丢得
可不是你自己的脸! 「

  眼见老娘们发火,王强头跟捣蒜一样点头认错。

  」哼! 「杨华偏身而去,实在看不得王强敷衍的嘴脸。

  望着杨华背影,王强恨恨地咬牙。老娘们,别落入我手里,不然非操烂你的
小逼。实际还别说,杨华年过四十,然而看起来却像三十多岁,那张脸更是漂亮
的没话说,更让人肉紧的是她那两瓣翘臀,稍稍动一下就掀起两道臀波。

  有杨华的组织,整个队伍真的快多了,无论是登记、住宿等事项都有条不紊
的,一切都那么流畅自然。

  不知不觉,已经临近晚上,学习团也在学校里吃到第一顿饭。王强、欣儿他
们还有其他学生挤满了整个食堂,开始享受这一刻的惬意。

  杨华、欣儿和几个女同事拼在一起,并头吃饭。这几个女人都是公司的金花
,各个俊的俊靓的靓,肌肤或许比不了年轻,但是各个跟熟透的水蜜桃一样,让
人垂涎三尺。

  」娟子,这个王强是什么人? 「杨华问道。

  娟子是韩文娟,是个短发美女,性格爽利,跟任何人都玩得开,在公司也是
一个人物。

  韩文娟会心一笑道:」什么人,普通人呗,不过人还是蛮正派的。 「

  这话跟没说一样。杨华继续问道:」我听说这个人在公司人缘不太好,是个
刺头。 「

  韩文娟道:」这可不是刺头,压根是个混世魔王。 「接着韩文娟小心翼翼道
:」公司没改制之前,咱们之前那个老厂长是个老不正经,有一个次硬拉小姑娘
摸人家的手,小姑娘不愿意就哭了。王强听说之后,把老厂长奔驰车玻璃全给他
砸了。 「

  」啊?那王强该有麻烦了吧。 「

  欣儿惊叫道。在她眼里,王强是个又穷有坏的主儿,没想到还有这么光辉的
历史呢。

  韩文娟继续道:」可不是嘛。老厂长当场就把王强弄回家写检讨去了,结果
过了三天又亲自登门把人请回去了。 「

  」为什么呀? 「欣儿又问。

  韩文娟洋洋得意道:」王强有本事,他那工作只能他做。把他弄回家了,工
厂当时就歇菜了。 「

  杨华默默点头,心里也对王强有一丝改观,这个人有道德有能力。

  」那王强还不错喽。 「一旁的雪晴道。她是个刚来实习的女生,据说家里有
些后台。

  韩文娟又道:」他可不是个好东西,蔫坏蔫坏的,是个色鬼。不过他这色鬼
不一样,一不强迫,二不算计,可是就有女人乖乖往他怀里跑。 「

  」他有钱? 「

  韩文娟道:」有屁钱,穷光蛋一个。 「

  」他有势? 「

  韩文娟道:」有势,干了那么多年,还不升值? 「

  吊足了大家胃口,韩文娟笑吟吟道:」告诉你们吧,他鸡巴特别大,跟驴一
样。 「

  」切~! 「

  众女人没想到韩文娟如此荤素不忌,各个羞得脸色通红通红的。至于韩文娟
的话,听进去几分,只有她们自己知道。

  然而说者无心听者有有意,

  欣儿噗嗤一笑,笑意盈盈,她觉得韩文娟说的有一丝逗。

  人那东西怎么会有驴那么大?

  虽然欣儿已经结婚了,但是家教甚严的她从上学开始就一直没有谈过恋爱,
我是她的初恋也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在婚后生活上欣儿也十分保守,每次和我温
存的时候欣儿都会要求把灯关上,为了防止怀孕,除了新婚之夜的时候允许我将
精液射入她的体内,之后的每一次夫妻生活欣儿都要求带上避孕套,用她的话说
是我们还年轻,正是奋斗的时候,不能过分沉迷于儿女私情。疼惜妻子的我也只
好顺着她的意思。 。 。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註冊

本版積分規則

重要声明:本讨论区是以即时上载留言的方式运作,对所有留言的真实性、完整性及立场等,不负任何法律责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论只代表留言者个人意见,并非本网站之立场,用户不应信赖内容,并应自行判断内容之真实性。于有关情形下,用户应寻求专业意见(如涉及医疗、法律或投资等问题)。由于本讨论区受到「即时上载留言」运作方式所规限,故不能完全监察所有留言,若读者发现有留言出现问题,请联络我们。有权删除任何留言及拒绝任何人士上载留言,同时亦有不删除留言的权利。切勿撰写粗言秽语、诽谤、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击的言论,敬请自律。本网站保留一切法律权利。

手机版|小黑屋|宅男社区  

GMT+8, 2019-8-22 12:33 , Processed in 0.038678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